突发大动作:意味深长 80、90后不淡定了

 最可靠的澳门赌城网站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1-04 22:22

文/檀小柒

不知道该说是又被拖出来吊打,还是自己出来卖乖的,蚂蚁最近干了件大事——

花呗调整了年轻用户的额度!

有些小伙伴勤勤恳恳花了几年时间,把额度从3000养到3万,现在又变成了3000,一夜回到解放前

还有更惨的,花呗账户直接被关停了......

蚂蚁也很大方地承认了:近期正在调整部分年轻用户的额度,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。

年轻用户......被调的穷,没被调的老,伤害不大,但侮辱性极强

小柒赶紧瞅了下花呗,嘿,这次蚂蚁竟然没动我,果然90后已经开始步入初老阶段了

言归正传,蚂蚁最近可是捅了马蜂窝,先是监管约谈、接着又是阿里集团因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。

这个节骨眼上,突然主动让花呗额度大缩水,自断一臂,这是干啥呢?

先表个态,对于花呗额度这次缩水大调整,小柒要怒点10086个赞。

老粉都知道,小柒向来很反对超前消费。

年轻人理财的第一步,一定是先存钱。

有了原始的资本积累,就等于有了雪球,遇到长长的坡(投资机会),雪球才能滚动起来,慢慢变大。

你球都没有,滚个锤子呢

但现在,在商家的操纵之下,不断打造各种各样的血拼节日,还有一些极度浪漫的脑残消费主义软文,不断给你洗脑:女人必须对自己好点;LV包是精致女人的标配......

买买买,必须买,人前必须显高贵!可每个月工资也就三五千块钱,咋办呢?

工资不够,借贷来凑。

根据360调查,从年龄上看,贷款人群中,90后(含95后)占比最高,达到49.31%,在亚洲同龄人中名列第一。在贷款这件事上,90后也算“为国争光”了。

今天的主角是花呗,那就来看看花呗的数据。

据支付宝的《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》,中国的90后人群约1.7亿,而早在2017年,就有超过4500万90后开通了花呗。

换句话来说,很多90后都是花呗的重度“中毒”者。

当然啦,年轻人走上过度消费这条歧路,也不能光拖花呗出来鞭尸,其它的像京东白条、美团月月付、信用卡,其实都是一个性质嘛。

但这些都说明了一件事,年轻人是越来越敢借了。

从个人的角度来说,过度消费会偷走你的球,咳咳,我说的是雪球,让你在负债的深渊里不断挣扎。

为了满足虚荣心,不仅钱没存下来,还可能因为没能及时还款上黑名单,把未来购买优质资产(房子)的机会都搭了进去。

往大的说,我们现在说“内循环”,内需很关键,但这绝对不等于鼓励大家盲目攀比消费和过度消费。

为了省2块钱选择拼车,一下车又立马买一杯30块钱的奶茶犒劳自己;双十一熬夜抢囤20块钱一箱的纸巾,又贷款买一瓶3000多的海蓝之谜面霜......

强劲的消费成了表象,实际上大家根本承受不起这么高的消费水平,商家却铆足了劲生产,最后就是浪费资源、把产业和经济发展引入歧途,不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。

不过,花呗降额度,真的是像它公告里说的那样,“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”吗?

搞笑咯,人家就是靠你不理性消费吃饭的,啷个可能真劝你理性消费呢

小柒觉得吧,有两个可能。

一是为了做公关,树立正面形象挽尊。

现在蚂蚁一屁股的负面消息,花呗还一直被diss让年轻人深陷消费贷,不如挥泪斩马谡,先调低花呗的额度,并美其名曰倡导理性消费,在公众面前捡回点好感。

早在2018年11月,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就说到:

借助于新金融科技,消费信贷发展非常快,甚至有一些是过分诱导年轻一代提前消费、借贷消费,这可能会带来重大影响。

这可以看做是监管对消费贷的警告了。

那么,大家伙是怎么看待“花呗们”和年轻人超前消费、深陷消费贷之间的关系呢?

AI财经社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投票,近60万人参与了投票。

有31.5万人认为“花呗们”不该背锅,都是成年人嘛,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。

但也有27.5万人认为,“花呗们”应该背锅,毕竟借贷太容易了,还有各种铺天盖地的广告不断给你洗脑。

要给小柒选的话,我也选它们应该背锅。

别忘了,当初花呗为了揽客,把花呗设置为默认支付方式。

可把我气得咧,关又不知道去哪里关掉,每个月莫名其妙就要还一大笔花呗(这种模式下,很容易超支的)。

还有各种各样无孔不入的沙雕广告,比如一个建筑工在没钱的时候,用花呗借钱给女儿过了个豪华生日......

你把糖放到我面前,还硬往我嘴里塞,还想半点责任都不付?

既然大家diss得多,那我就改,先挽回一下形象再说,不然最近都要被黑成黑炭了。

二是可能又被监管约去喝过茶了。

我们先思考一个问题,花呗们究竟算是大房、还是小姨娘,或者说是压根连门都没进?

其实呢,花呗、京东白条、美团月付等,本质上是以小贷公司牌照等变相经营虚拟信用卡的业务。

但毕竟不是银行,就没受到那么严的“家规”约束,完美地绕开了信用卡业务资质必须由银保监会审批、以及个人贷款业务的监管规则。

也就是说,比起银行的信用卡业务,花呗们受到的监管其实是更宽松的。

这搁以前还好,可你现在体量搞得这么大,潜在的风险就太大了。

蚂蚁的招股书披露了蚂蚁消费信贷的逾期率:

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底,30天以上的余额逾期率分别为1.08%、1.43%和1.56%,90天以上的余额逾期率分别为0.68%、1.01%和1.05%。

今年上半年,新冠疫情给搞了这么一波,逾期率抬升了,5月底30天以上的余额逾期率高3.01%,到7月底回落至2.97%;7月底,90天以上余额逾期率飙到了2.15%。

所以,给花呗降额,也可能是自己出于风控的考虑。

另一头,监管也不会准这么玩的呀。

因为花呗们背后的小贷公司,钱主要还是来自银行。这些小贷公司出问题了,也会影响到银行。

根据财新记者的报道,某位接近监管的人士说到,“整个银行业在陪着蚂蚁加杠杆,这就是系统性风险。”

截至2020年3月末,某银行和蚂蚁合作的联合贷款逾期率,花呗是6.8%,借呗是3.63%,联合贷款的信用风险,已经暴露。

不是不准它做大,也不是因为它动了银行的奶酪,而是背后隐藏的风险太大了。

也许,这才是花呗额度缩水的真实原因。

但是,管它是被拖出来吊打的,还是自己出来卖乖的,花呗额度缩水对大伙树立理性的消费观来说,终归是好事。

千万别再被花呗们带偏了,否则你到30岁、40岁,依然是连个球都没有